智深霸霸

志在天涯未自躇,三分浊酒三分熟。

祝东风:

我,常年蹲冷坑且萌点清奇,和大众口味永远微妙错开,三观太正吃不下热圈常见套路,墙头风马牛不相及导致crossover没啥人看懂,坚持刁钻古怪的独家设定一百年不动摇……基本上热度就从来没高过。

现在已经磨练成了典型自嗨写手,冷不冷不影响我开脑洞写大纲,热度也不影响,只有评论和催更影响我会不会坑……毕竟爽就完事了emmmmmm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
希望世间真情多于冷漠


冰封(其一)



来块冰逍@玊尔,来自@不正


冬天太冷暂存,夏天享用盛好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太祖寒雪日内集,聚众子议事。  


当其门者一株杏树叶落独剩枝之日,思秋尚前有银杏伴秋桃之美,而形胜已不复存。太祖不觉伤感。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且夫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。惟尽心血取之杨逍,不忍使之往兮生竭。宜使其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,为世代之无尽藏永传不息,而非仅吾与子之所共适。


棣转睛敬谓皇考曰:“味以冰封存之,可保鲜美,何也?。”权会心,因对,“水殿开冰监,琼浆冻玉壶。冰合术可延先生之寿。”

太祖衣拂,颔之。


于一大雪初霁之朝殿前一口,美成之琉璃棺盛泉,非常之见。众将病之逍强扶上正堂。行动处似弱柳扶风,病如西子胜三分。今日稍适,与众讲论文义。忽先置之内行厂厂公突出,封其周身血道与五感。先生若梦也,右谨之剥其衣,太祖亲抱入水琉璃棺,将之平躺沉之。在琉璃棺前视其久,众人亦目不转睛的看向其棺。则冰合术之高人向琉璃棺之中施法,水必点化之冰。一柱香后,杨逍遂冰封矣。


俟其事毕矣,太祖便令人将冰棺抬进先成冰之密室,俟后之复苏享用也。


棣坚而识之室,等夜静之时潜来开。冰封之逍面静,瑶又不服,或则丽诱。棣弥不自禁,正有些渴,乃始翼翼兮舐冰封下逍之面。全冰若是甜也,当舌遇冷之冰矣,舌上即冷缩,棣之舌亦为黏去。从棣一路至密室之权见四兄正吃得津津,心下转慌,亦亟至冰棺前。其选先生私密者始下口。棣以舌为黏住矣,在旁恶狠视之。


寒矣,权之舌亦被冻住,两人只在侧大眼瞪小眼。两人以此道享用一夕之逍,明日见太祖亲自将二人提出。再家议,定太祖大寿也再将冰棺解封,开全逍宴众食。以杨逍不豫矣,是故决定宴散后即冰合,及访江湖神医复解封。











现在看男性都如此秀气

因为自己包的饺子太不渴口,不得不一包底料加一些菜。

瞎写















杨逍者,其为阳顶天少长媳。阳为夫为爹疼之,逍自风拂玉树之公子转雪裹琼苞小妇人。开苞日逍羞喜交加,如一派清泉过身,然目见日一刻,则邻成昆秃子。污水也!阳夫死不见尸活不见人。杨逍拔簪刺入其胸,亦遁。一路卖一路躲至矣新城。

陈幺,张五同住一镇,有同然之好。明者常设会之宝器收藏家,广纳艺精者镯、珥珰华胜诸饰为多,以古早上品为荣,足以动人。欲问其如何品与财合?然:早间,其乃倒斗之家。

年前老幺和五兄尚联其一以“沉璧”为于阗之玉会,延镇目豪长者来饮酒赏玉。故老幺、五兄俱下地倒斗,分得玉则无五兄之品好,心有不满。会上五兄名下“龙泉玉”深得称不言,又掇一不凡之姿者。

先生不知何许人也。此人面色凄苦,色间清秀而冷漠焉,诚洁若雪,而亦冷若冰雪。五兄贪先生之容,将龙泉玉赠先生,与先生交中,始知其之境与寡妇几,相聊甚欢。便邀还家。

阴察之陈幺愈不满矣。本倒斗少分甜矣,见张五又明春,心中更是介介。乃与政府之人朱四告张五曾盗国家财,夜抄其家,分其家财之半,杨氏亦被朱四官爷劫自家。高山学艺之张家子无忌闻父被陈幺朱四隐陷生亡,遂匆匆下山。

朱四现乃镇上富者一,近以其家有赤色珍石令匠制一连城璎珞,三月初三办展会,其璎珞将著杨逍颈展出。陈幺甚疾当护花使,在逍旁侧视。

无忌通年识各地高人。朱府侍卫众之家席,范遥为朱家之仆入矣朱府。韦一笑扮一小厮赖神行之至于朱家草上飞。周颠入纳宴设厨。无忌则为工于杨逍颈测久,为其试戴造好璎珞。

会上,周颠故湿逍衣,逍更衣,伏梁一笑速去璎珞,易冷谦手而拆成一泥之石。范遥引见下药急泄情之陈幺进室,奔逍而来。朱四闻疑之来,见食之陈幺怒,切踹其杖走。逍泪眼涟涟,衣碎成布,朱四始见今欲展出石亦不可见矣。转而搜璎珞,回不见逍亦并被盗。

朱府一树上,木叶乱颤,摇曳心驰。今逍为之无忌也。此儿在逍耳里吹吐,逍见其戏己,满身扭腰:“尚非吾陪演善。”忌衣藏宝石皆落树下,正砸树下鼻青脸肿者陈幺头,陈幺拾石,往往自效朱四。

怒中朱四见陈幺持璎珞上之石还益怒矣,又命家丁捶击之。陈幺不服,妄抢棍反与朱。当是时,美完一发之逍笑出劝架,拾笔使陈幺负跪,于背上画一龟,朱四上前视,不解,杨逍曰“其后一何?”。”“其后一王八。”朱四嘲陈幺背上一王八,陈幺亦喜,念此身后非朱四乎?其即一王八,自昔何为之死?其仅乃一王八!两人笑其狂者。逍与忌一党人遂离去。

如果您不想上班,就到凌晨三点半的街道走走🙏


反弹琵琶











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五日,有使奉《伎乐图》复绘卷。作伎乐天随仙乐舞,履旋身,出“反弹琵琶”至霎那间动势也。见妓乐天神闲雍,持琵琶翩翻飞,天衣裾如龙惊凤,别饶清韵。其一举足一顿地,一出胯旋身出“反弹琵琶”之技。

太祖目发直,恍惚见矣杨逍之影。如逍抱琵琶,使举朝为之惊羡不已,时亦不逝。然是时侦者来报,杨妃私出宫未逮。“素少疾”之太祖临决事亹如平日,会议上暴疾。宫凡之太医皆于太祖寝会诊。试方无数不与其补中健运复太祖之气。被荐之画为一太医刻留于寝宫。

至莫夜月,光进壁内卷上,太祖神好数,其日夜思念者抱琵琶悠悠自画中出,实不知其为喜为怒,为愁为乐,步伐款款犹似身在烟雾中。太祖感之泪赞双荧,“逍,是卿者乎?”太祖颤起坐老泪纵流,挽冲出之。

“非吾而谁?”逍将琵琶坠地自颓入太祖怀。亦不知谁之灭之燃台,烛光如霞,如在之色清尘秀绝。世人以美若天仙四字赞人之美,然天仙何美法未知,此时一见心念之人,不禁出胜若天仙四字来者,其仙也,思之兮!

汝之日不多矣,来相陪君。杨逍掸太祖之额,使之益精焉。落落大方而床一卧,大渐之太祖若身复为矣。太祖捧其臀,看目下之名器,尚未开始,乃自出水。若天设也,其所未扩张,则自张褶。太祖掣床帘缚逍双臂,每撞之皆当还长一气。其一深入浅出,逍浅啼“唯唯”,太祖大汗淋漓,爽不能已。

杨逍挺腰自动,如天邑之反弹琵琶之仙,腰间精水为珰得起银,粘连逍之口与太祖之毛,太祖往来赏玩,以其插射出后,勃然又插,开两腿,肆行冲。天将亮时,逍衣欲归画里。“勿走。”复其精之太祖力大起,牵杨逍之袖。逍默而拾地上琵琶扇开批之,太祖泪而送焉远,还至画上。

画犹敦煌壁反弹琵琶之仙女,有何杨逍?三十一闰五月初十日,回光返照五日,太祖会上再暴病,含笑死,瞑目之后一刻不自在反弹琵琶。六日葬于孝陵。

@阿飘 🙏

诸贼平,太祖始与元为战。则于锐精持锋也,元内始新一轮之为。遂给其各击破也,即于是年,太祖正位。虽号明太祖之,而太祖谓明教等教者,则大痛。遂诛明教,禽之明主杨逍。

于太祖大行安息者策下,三十年之力,见人心安定、为荣也。

今安之日,杨逍乃其独藏之心爱之物。其美之外以玩泄欲,解政上烦碎之事。

太祖每欲一死杨逍也,每日又气绝后复来。逍每欲一复生也,阴曹地府路俱受太祖劫。

一日黎明,臣子朝廷觐见君,奏事议政。文官在左,武官在右,鱼贯入殿,按班立位。太祖以武功尽废之逍压于龙案,两腿捉直,为之正欢。百官三跪九叩拜,太祖色暗沉,今欲处其日视之贪墨也。

逍之吟吟堂上萦迂,文武百官潜硬矣。太祖瞋目,百官瞬惧软则矣。

待时太祖持珠,插逍之阳施内,溅溅抽插。太祖爱其淋漓不尽之状,变本加厉为之刻含珠。更喜其颤在永不能断之释中徘徊殷与之状,于是欢时谓杨逍下注益密。

赃迹之官押至,其瑟而栗。太祖笑,令死,剥皮,内塞稿。太祖插而颜色不变,百官悚然。其入后庭,前亦拽珠,珠滑出或入之倏忽,身下者少而挺腰腹难禁地,修之颈扬,色醉之意,美者此解忍之氛。

刑在殿外,堂情色漫。外为叫声,内为低吟。人皮稿挂于堂上,遗下一命官鉴,众赫,不敢妄为。又特命百姓可直诉诸贪吏,凡贪于六十两以上,皆死剥皮,百官遵旨拜。

杨逍此未毕,时下之珠,身汗常颓,极乐不久,而永不得,逍绝望生欲,若此时死,亦是美事,然太祖今欲撑死之。

太祖未退,细流不尽,随珠丝丝缕缕然从腹而出,至于钤/口则滴答于地。太祖面带宠而低谓逍曰:“是大人也,每日如此出水濡朕之衣,汝何羞?”逍愤不语,太祖则迁其股/大开,水自口出,滴龙案中兮琳琅而响,色气者大珠小珠落玉盘之状,太祖龙颜大悦,恢袖令退。

杨逍被埋太祖怀,无声而泣。自坠万劫不复之地,情是如毒常不可自拔之,一旦而蒙,而亦戒不掉。今太祖亦几死杨逍矣,又使其生,今之逍亦死,未果,疲寐,醒有天明。

太祖抱逍莫厌登帝位,犹指挥全军,成国之统一大业。

@小兽